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银耳姐姐”返乡创业记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4 08:54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14日,福建古田晟农无公害银耳基地负责人张家巧在进行直播前的准备工作。新华社记者林善传摄

在7月寻找“娇贵怕热”的银耳,即便是在“中国食用菌之都”福建省古田县也不容易。当记者一行驰过古田乡间一排排空荡荡的菇房,在“银耳姐姐”张家巧的工厂化菇房里看到朵朵“逆天”绽放的“银花”时,除了不期而遇的惊喜,更窥见了这座千年古城食用菌产业的光明前景。

室外热浪滚滚,但因为智能温控系统,张家巧的菇房里凉意袭人。屋顶管道喷出的超声波水雾缓缓铺开,氤氲缭绕宛若幻境。棚架上,数千朵通体雪白、状若牡丹的银耳长势喜人。张家巧说:“室温要24小时保持在23摄氏度,湿度、二氧化碳浓度都要时刻观察,再有10天这一棚银耳就可以采摘了。”

虽然谈起种植技术如数家珍,但实际上张家巧还是个种银耳的“新手”。此前她和丈夫一直在北京经营家具生意,直到2013年才回到家乡古田县接手了一个合作社,由大城市里的老板娘变身为起早摸黑的“菌姑”。她说:“这是因为古田人都有一个菌菇情结。”

位于闽东山区的古田号称“中国菇业之源、世界菌业之窗”,已驯化开发生产食用菌栽培品种38个,其中又以银耳最负盛名,年产量超过35万吨,占全国的近90%。六十年前,正是古田人民首创的人工栽培技术,让银耳从曾经的珍稀贡品走进了寻常百姓家。

事非经过不知难。“种银耳比想象中的难多了。”张家巧回忆,返乡创业没多久她就赶上了银耳市场供过于求、价格持续下跌,“最低时跌破了成本线,一个月亏二三十万元,一度得靠家具厂养活合作社。”

2017年,张家巧夫妇和社员们商量后认为,银耳传统的散户种植模式遇到了瓶颈,未来必须走绿色健康、精深加工的路子。但也有社员质疑:银耳对病虫害极为敏感,生产过程中少不了打药,要种张家巧口中“完全不用农药”的银耳,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

7月14日,张家巧在福建古田晟农无公害银耳基地查看银耳长势。新华社记者林善传摄

质疑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菌菇普遍“娇气”,其中又以银耳为甚。室温高了,烂;二氧化碳浓了,烂;就连蚊子叮一口,也会烂。有一次菇房飞进两只蚊子,张家巧赶紧点上了蚊香,结果最终产品检测“农残超标”。

经过两年多的不断调试,前后不知坏了多少棚银耳,交了上百万元“学费”,张家巧终于掌握了工厂化、智能化栽培无公害银耳“秘方”,实现了四季均可稳定生产,并进一步开发出冲泡即食的冻干银耳羹,打开了崭新的消费空间。

“传统银耳羹熬制时间长,上班族很难便利享用。深加工解决了这个痛点,销路一下子就打开了。”张家巧一边介绍,一边将温水倒入一杯固态的冻干银耳,很快就做成了一份香糯多胶、爽滑清甜的银耳羹,口感与现熬的几无二致。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银耳深加工产品渠道优势开始凸显。当许多菇农还在为仓库里积压的银耳发愁时,53岁的张家巧自学直播带货,取名“银耳姐姐”,把冻干银耳羹卖成了“网红”产品。

“现在每天一睁眼就有新的带货主播找我咨询或拿货。”张家巧笑着说,如今她每天直播三个小时,最多时有1000多人同时在线。“深加工让我们看到了产业的春天。”

“银耳姐姐”的故事是古田食用菌产业转型升级的缩影。近年来,古田县通过推动工厂化、标准化、智能化菌菇生产,大力发展精深加工,不断延长产业链、提升附加值、拓展新消费,让老产业焕发出新活力。2019年食用菌全产业链产值超过100亿元,农民人均年收入近1.9万元。

古田县县长党帅说,当地食用菌产业的发展目标就是要把传统的一产优势变成“接二连三”的全产业链优势。当产业强起来、百姓富起来、人气聚起来,乡村振兴和奔小康就有了更加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