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资助反华组织、造谣……起底美国涉疆假新闻炮制内幕-

发布日期:2020-09-11 06:07   来源:未知   阅读:

  重点是,当你看到这些数字并找到源头时,你需要更多证据来印证有关说法。审视美国媒体对这些消息源的引用,你会发现它们不会提及“世维会”、郑国恩或“中国人权捍卫者”,媒体不会告诉你这些组织的背景及其政治议程,不会告诉你是美国政府豢养并最大限度地资助它们。

  我走近奥梅尔?卡纳特,向他询问当时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即我在主流媒体上看到的一种言之凿凿的说法??中国新疆地区所谓的“集中营”里关押着数百万维吾尔人。我问他这些惊人数字的来源是哪里?他告诉我,其中一个来源是“世维会”。当然,“世维会”是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它向美国媒体提供了许多这样的证词和“消息来源”。

  “灰色地带”网站所做的,就是只要这些抗议爆发,就揭露美国政府和抗议头目之间的关系。我们多年来致力于此??探究美国与美国寻求政权更迭国家的反对派之间的微观社会政治关系。

  虽然推动“新冷战”的敌视性叙述只会使美国社会中的军国主义分子、右翼分子受益,但它已通过蕴含人道主义情怀的语言成功地向中产阶级中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推销。因此,我们看到像《雅各宾》《立即民主》这样的左翼媒体机构,以及我之前讨论过的甘做美国政府喉舌的《民族》周刊,在读者中掀起歇斯底里的反华和反共情绪。这些关于新疆的报道在值得尊敬的自由左翼媒体中是绝对不可质疑的,质疑这些报道就意味着越过了一条无形的红线。即便有美国记者在写报道时以探求真相和寻求国际合作等名义提出质疑,他也很难在美国主流媒体立足。正如(印度三大洲社会研究所所长)维贾伊?普拉沙德先前所说,我们正目睹美国对华发动一场混合战争。这一战略的一部分涉及信息战,在这场战争中,记者转变为前线宣传兵。在他们的笔记本电脑键盘上,盘旋着美国国家安全局隐藏的手。今年11月,尽管刮起的政治风暴可能会将民主党人送入白宫,但“新冷战”的敌视性叙述仍将伴随我们。因此,我们的工作是向公众提供他们所遗漏的背景和事实,并为媒体提供可替代的另一种选择。 【编辑:陈海峰】

  “数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难民营”的煽动性说法的另一个来源,是一个名为“中国人权捍卫者”的非政府组织。同样,这个组织由美国政府资助。事实上,它的总部设在华盛顿,与“人权观察”在同一个办事处。“人权观察”依靠“中国人权捍卫者”的消息来源,制作自己的中国涉疆政策研究报告。正如阿吉特所透露的,“中国人权捍卫者”依靠来自新疆的总共8名维吾尔人的证词,并根据这8人居住的村庄总人口推断出“集中营”的维吾尔人总数在25万到100万之间。

  郑国恩在他2010年所著的一本书中阐述了他的世界观。不出所料,他并不是一个冷静的中国问题专家,而是一个福音派右翼狂热分子,他宣称自己“受上帝指引”去传道对抗中国共产党。郑国恩在书中呼吁“用《圣经》中提到的鞭打”或体罚对付不守规矩的孩子,并把多样性和同性恋描绘成恶魔般的情节。然而,郑国恩被美国媒体称为新疆问题权威“学者”。正如阿吉特在“灰色地带”的报告中所揭示的,郑国恩的材料依赖于孤立的证词,所用选择性数据带有倾向性,极其经不起检验。

  编者的话:美国独立新闻调查网站“灰色地带”,曾揭露美国政府如何资助各类反华组织和个人,以及美国一些媒体如何不顾事实,炮制涉及中国的各种阴谋论和谣言。麦克斯?布鲁门塔尔为该网站编辑、创始人,他也是知名记者和畅销书作家,7月25日,来自中、美、俄、英、加等48个国家的专家学者自发举办了一场主题为“任何针对中国的新冷战都违背人类利益”的研讨会,麦克斯?布鲁门塔尔参会并作了发言,以下为其发言主要内容。

  今年出现的关于中国在新疆实施“强制劳动”的报道也是如此,这些报道是在国会对中国采取行动的配合下发表的。正如阿吉特为“灰色地带”报道的那样,这种爆炸性叙述的来源再次归结为两个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密切相关的消息来源。首先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其由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部、军工产业资助。另一个来源是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该智库的资金来源与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几乎完全相同。

  尤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中国没有任何明显的挑衅行为或者至少中国没有挑起任何事件来激怒美国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强行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新保守派的宠儿、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国会内部事实上的反华联盟负责人,以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是间谍活动基地为由,为美国的行为辩护。这也是美国政府对华为和TikTok等中国企业采取行动所持的理由。我觉得这颇有讽刺意味,不仅是因为这一说法证据不足,而且因为自香港国安法通过以来,美国与香港抗议活动相互勾连早已是公开的事实。

  作为一个在美国媒体环境下工作的职业媒体人,我想谈谈美媒在推动这场“新冷战”中所扮演的角色,特别是美国企业媒体和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影响媒体叙事技巧上干了哪些事。

  作为一名记者,我调查美国政府在推动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中所扮演的角色,始于2018年的一次国会山之行。在那里,国会两党的领导人,包括现任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佩洛西,都参加了对朝鲜持不同政见者的表彰活动??这些人中的许多人是美国媒体报道朝鲜新闻时所援引的“消息来源”,韩国情报部门为他们揭露朝鲜“恶行”所作的骇人听闻的证词支付了大笔报酬。

  我追问消息来源有多可靠,卡纳特说:“好吧,我们的消息来源是西方媒体和一些证词。”他描绘了美国媒体和美国政府资助的异见人士之间的一种循环反馈,这些异见人士把中国描绘成纳粹德国再世。这种极为可疑的说法为国会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以及美国推出相关制裁清单提供了基础。

  我意识到,他是一个完全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右翼反共游说团体的头目。这个组织与“古巴裔美国人全国基金会”、委内瑞拉的瓜伊多及其盟友在华盛顿发声而成立的组织非常相似。他们致力于在各国贯彻美国政策,制造政治压力,推动政权更迭。他们为美国媒体提供信息,而这些媒体几乎都不会对外提及拿美国政府资助的事。

  据透露,负责监督“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的美国政府对外宣传重要机构??美国国际媒体署,为香港的抗议活动捐助了200万美元,包括向抗议者提供后勤和安全通信设备。正如我们所知道的,这些并不完全是和平抗议,如果说香港的骚乱是“和平集会”,那最近美国波特兰发生的事情看起来简直像是和平主义者的相亲大会。

  美国媒体机构花费200万美元来破坏中国领土稳定!如果中国媒体诸如新华社或中国国际电视台向波特兰的美国抗议者提供通信设备,并直接向他们支付费用,我们能想象美国的反应吗?这将引发美中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对抗。但这正是美国此刻在香港所做的。

  (“灰色地带”特约记者)阿吉特?辛格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找到了有关数据的两个主要来源。第一个是一名叫郑国恩的人,此人的思维方式很像蓬佩奥,而且他在中文、中国政治和社会方面的专业知识与蓬佩奥一样“多”??后者长期充当科赫兄弟和堪萨斯州福音派的傀儡。

  我们近来看到,被认为是主导基层抗议活动的头目诸如黄之锋和流亡海外的罗冠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频频会面,并开始在伦敦和华盛顿日益壮大的反华游说团体中大展拳脚。

  资助反华组织、制造谣言……美知名记者起底美国涉疆假新闻炮制内幕

  这次活动由美国政府资助的政权更迭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主办。在那里,我遇到一个叫奥梅尔?卡纳特的人,他是“世维会”的一个负责人。仪式结束时,我注意到媒体都在关注这个角色,于是我想知道他是谁。